出奇网QQ群 | 收藏
网罗天下奇闻趣轶事真人秀!

长沙被打死男童家属三问:距家85米的小区路,我们也不能保护孩子吗?

节目日期: 2019-11-13 20:01 | 编辑: 天外飞仙 | 来源:

棋棋的遗体,躺在追远厅中央,身上盖着蓝白相间的卡通被。家人围在他周围,弯下腰,隔着玻璃,仔仔细细去看他最后一眼。


11月12日下午,9岁男童棋棋的追思告别仪式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举行。不久后,这个跑步拿第一、喜欢书法、被认为是“孩子王”的小朋友,将化为一缕青烟,消散在天地间。


7天前,11月5日,距家不到85米的小区道路上,棋棋遇害,施暴者是一名精神病患。据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通报,犯罪嫌疑人冯某华今年30岁, 因患精神分裂症,曾在河南省精神病医院治疗。


20分钟,一个生命逝去的时间;85米,案发小区路距棋棋家的距离。棋棋家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在这样一个时空距离下,棋棋竟遭遇不幸。


哪里出了问题?围观人群冷漠?小区安保薄弱?精神病患未被记录?警察来迟了?


每一起悲剧发生,总是种种因素的叠加。这一次,案发小区有居民同样悲情发问:距家不到百米的小区路,我们也没法保护孩子吗?


006clBIqgy1g8wmjzb9h9j31rc0u0jvv.jpg


不接送的上学路


棋棋生前所居住小区,属国企单位房,但老房子没拆,周围就建起了新的商品房,整个小区便分为老楼和新楼,老楼设施陈旧但租金便宜,不少租住户便住在这里,棋棋家就是其中之一。


许多租户选择住在这里,除了离市中心较近外,孩子上学方便也是一大因素。记者走访发现,小区1公里范围内,有两所小学,小区内还有一家幼儿园,距棋棋案发生地仅有50米左右。


棋棋就读于雅塘村小学。11月5日13点20分,他和往常一样,出门找同学糖糖结伴上学。他走到离家85米的5栋楼下,有时候,棋棋会在楼下大叫糖糖下楼,今天,他则边在电梯前玩边等糖糖。与此同时,住在5栋3楼的冯某也正乘电梯下楼。


一楼电梯前,本有一个监控,但物业告知家属,只是摆设。于是,电梯前一分钟时间里,究竟发生了什么,惹得冯某开始追打棋棋,至今仍是一个谜。棋棋家属从散落在现场的外套和鞋子分析,从这里开始,两人已经发生了激烈争斗。


据棋棋家属介绍,监控画面显示,约13点30分,5栋楼前对外的摄像头,第一次拍到了棋棋和冯某:冯某拿着一个改锥,追着棋棋出了单元楼。从5栋到小区大路需经过一段台阶,棋棋摔倒在最后一级台阶,冯某趁势骑在棋棋身上殴打。据警方披露,冯某身高178cm,体重102公斤。


现场视频显示,在殴打过程中,冯某情绪激动,还不断发出阵阵吼叫声。另据媒体报道,嫌疑人向警方交代,当时是想保护自己的“家传宝剑”不被小男孩抢走。


“棋棋特别喜欢跑步,每天都是跑着上学的。”棋棋奶奶说。据了解,早在两年前,棋棋二年级时,家人就没再接送他上下学,一是家离学校也就10分钟路程;二是跑起来家人都赶不上他 。可是,棋棋的家人怎么也想不到,已经近1米4个头的孙子,会遇到冯某这样强壮的施暴者。



被吓退的出手


事发小区的居民没想到,事件发生后,舆论的矛头会首先指向自己。


棋棋遇害一天后,一篇名为《长沙9岁男童被殴打30分钟惨死 无人施救》的文章在网上传播,内容直指小区内居民围观冷漠。


调取监控视频后,警方发现,1时30分到1时33分,在冯某相遇并追赶棋棋的前3分钟里,没有行人经过。在1时33分到36分,才陆续有群众经过并报警。


实际上,大多数小区居民,都是被惨叫声吸引过来的。一名小区居民告诉记者,一开始,他们以为是父亲在教训儿子,但听见打得那么惨,附近3、4个单元都听得见,就觉得肯定有问题,但因为搞不清楚情况,在短短3分钟里,一些人没敢贸然上前。


还有一些人选择出手干预,但并没成功。附近正在翻修外墙的一位建筑工人,曾和工友拿着木棒和网子准备施救,却被冯某手中改锥和吼叫吓退。100米外的保安,也欲前来施救,却因忘拿工具,中途折返去取,返回时已错失良机。


直到13时49分,冯某父亲骑着电动车赶来,才和在场群众一起制服了冯某。


13时50分,雨花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时,棋棋已奄奄一息,他的母亲绝望地抱着孩子,喊着:“我的仔仔,我的仔仔。”


当日15时25分,因抢救无效,棋棋停止了呼吸。



保护的盲区


封面新闻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从雨花派出所到事发小区,正常情况下,开车需11到14分钟。


据棋棋家属及现场目击者回忆,从和冯某相遇,到孩子被打得丧失抵抗能力,时长不超过10分钟。


家庭保护疏忽,而警方又难以立刻介入的情况下,如何保护孩子,成了悲剧发生,引人思考的问题之一。


儿童保护与服务研究专家贺连辉在研究中提到:长期以来,儿童保护强调的是家庭保护、学校保护、社会保护和司法保护,但随着人口大规模频繁流动等因素的影响,社区已成为儿童保护机制发展的新方向。


为何没能发现小区中的精神病患?孩子离开家后,在没有家长监护的情况下,社区又应该发挥怎样的保护作用?


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,案发小区所在的雅塘村社区居委会熊主任坦言,社区内记录在册的精神病患,他们都会同当地公安和医院一起,进行定期随访,监督观察服药情况及其精神状态,但对外来流动人口,的确是监管盲区。


按照我国于2018年修正的《精神卫生法》第四章第五十五条规定, 社区卫生服务机构、乡镇卫生院、村卫生室应当建立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健康档案,对在家居住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进行定期随访,指导患者服药和开展康复训练,并对患者的监护人进行精神卫生知识和看护知识的培训。


截止目前,冯某父母是否接受过相关培训,相关部门暂未披露任何信息。不过,据社区工作人员证实,他们的确没有主动上报“自家孩子曾患精神分裂症”。


据警方通报,2010年,因患精神分裂症,冯某在河南省精神病院住院治疗。另据媒体报道,今年春天,冯某父母认为儿子已经康复,就把药停了,这期间他们均未到任何机构报备。


“我们了解到,行凶者只是该小区一位住户的亲戚,住进小区还不到5天。如家属不上报,我们很难发现。”熊主任坦言,她认为,如属于外地迁入,应该由迁来地区的医院或社区向他们告知情况,截止目前,社区并未收到任何告知。



意识的缺失


除精神病患者监管显现盲区,公众对类似突发事件,也缺少必要意识和心理准备。


事发小区多位住户向记者表示,之前从没有接受过有关精神病患上报及紧急情况处理的宣传指导。


封面新闻记者从社区了解到,很多居民没能及时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,可能是之前宣传方式导致意识的缺失。


熊主任说:“我们之前也有宣传过精神病患的上报方法及紧急处理措施,希望提高大家这方面的意识,但因为大多采取展板宣传方式,加上夹在安全宣传中,可能看的人并不多,宣传效果也不好。”目前,雅塘村社区正尝试开放社区图书馆,周末组织孩子定期去阅读相关书籍学习,“孩子防范意识差,好奇心重,这样从孩子抓起,逐渐渗透的方式,可能效果比较好。”熊主任说。


据封面新闻记者观察,其实,在棋棋上学路上,一些重要路口和学校周围,上学放学时间段,会有社区志愿者执勤。不过,居民小区内,却是社区保护的盲区。“因为人手有限,小区内部主要还是依靠物业保安,对于一些安保力量比较薄弱的,我们也只有建议加强。”熊主任说。


采访中,事发小区居民向记者表示,小区内很多保安都上了岁数,一些设备工具也不齐全,一旦小区安保不力,就造成了儿童保护的真空区域。


于是,保护的真空、监管的空白、人们意识的缺失,造成了这次看似偶然的悲剧。


随着嫌疑人落网,遇难者火化,悼念棋棋的蜡烛和菊花,也已经撤走,案发小区像以前一样恢复平静。这次悲剧看似就要随时间淡去,但无法平静下来的,是家长们的内心,如悲剧之后并无改变,他们永远不知道,下一个受伤害者,会不会是自家孩子。

Copyright © 2006-2014 出奇网 我要出气网
陕ICP备05002229号
Design By 51chuqi.com some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