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奇网QQ群 | 收藏
网罗天下奇闻趣轶事真人秀!

你的位置:出奇网 >> 资讯 >> 综艺快报 >> 详细内容

真人秀导师滥情背后:导向哪里何以为师|缺少专业性与权威性

浏览97次 时间:2013年7月12日 22:14

从消费“评委”到消费“导师”

既然明知一切靠演,为何电视台与明星之间还要乐此不疲呢?

近期的音乐圈流行这样一个说法:“陈奕迅[微博]他们今年都不想商演了,因为商演太累,只要接一个真人秀节目做导师,上千万元的收入就可以吃半年,更何况真人秀对明星本身也是一种宣传。瞧黄晓明[微博],不就是靠着真人秀口碑大逆转吗? ”

在利益的驱动之下,要靠明星们自我约束和坚守,现在看来很难。一线的明星开出的价格都从千万元起跳,与从前参加电视台演出几乎不给出场费相比,如今人人都意识到了这是一块多么肥厚的肉。于是刘欢、那英、罗大佑、陈奕迅、韩红[微博]、李玟[微博]等等相继下水。人们戏言现在歌坛只有两种人:导师与非导师。

而对于电视台来说,请大腕入席担任导师,似乎成了一条没有回头路的单行道。回顾选秀的历史,我们会发现最早的歌唱选秀里只有评委,没有导师。柯以敏、黑楠[微博]、夏青[微博]、包小柏[微博],都是中国选秀纪元初年间的评委。那时的电视台对于评委的要求相对简单:对选手的表现做出客观的点评。而在电视娱乐至死的催化下,当时最主流的点评风格就是两种:毫无节制的吹捧和毫无底线的毒舌。当人们厌倦了这两种浮夸的风格后,电视台想到了要让评委们也承担一些与选手互动、参与选手表演的任务。评委就开始向导师过渡。

2007年,第四届“我型我秀”在上海举行,虽然还被称之为评委,但出现在节目中的黄韵玲[微博]、毕晓世等人,实际上已经承担起导师的作用,为型秀音乐剧选拔新人。两年以后,音乐剧《在彼岸唱歌》上演。同样是2007年,江苏卫视[微博]的《名师高徒》开播,开宗明义将师徒关系当作了节目的最大看点,但因为选手实力有限,并没有任何一对师徒被广泛地被认可和记住。直到去年,《中国好声音》横空出世,从“盲听转椅”到“互抢学员”,节目为导师安排了诸多戏份,而刘欢、那英等超级巨星愿意在节目组的安排之下 “配合演出”,因此造就了真人秀的全新标杆。

“导师从来就是真人秀的最重要看点。一档真人秀,前期看导师,后期看学员,如果这档真人秀学员水平有限,但导师实力超群,那整一季光看导师就行了。 ”一位电视从业人员如是说。

别让“利他”成“利己”

与不专业相比,专业在真人秀的舞台上似乎更加具备欺骗性。因为只要在歌唱事业上颇有建树,这样的导师通常就会被认为是合格的。其实,因为自己是行业中人,此类导师更喜欢“好为人师”,对学员表演的点评也可能更多、更犀利。然而为人师表本质上是一种“利他”的行为,如果在舞台上过分突显自我,就有可能让“利他”最终成为了“利己”。一念天堂、一念地狱的情况,在今年的真人秀节目中尤为突出。

媒体对韩红在迄今为止在 《中国梦之声》中的表现的评价是 “戏份太足”。论资历,她是今年出现在导师阵营中除了那英之外最资深的内地一姐;论唱功,她的高音区清澈嘹亮,鲜有人能出其左右。不过她在梦之声中的戏份一点也不比黄晓明的少。爱掉眼泪的她几乎每集节目中都会哭上一次甚至几次;她与黄晓明之间以 “皇上”和“爱妃”互称,当家做主的气派十足;她几乎会对每一位晋级的男学员说,来吧做我的徒弟,我一定能把你带得更好……而观众更想看到的是,她如何能将自己多年来对音乐的理解和演唱技巧告诉学员。上周,她与黄晓明在节目录制现场爆粗口的一段视频在网上公布,虽然这段视频不会在电视节目上播出,但网络上的传播力惊人,这样的导师能怎么带好徒弟,让人怀疑。

快男出身的歌手陈楚生[微博]在接受采访时曾经做出这样的表示:每一个年轻人在参加比赛前,都梦想着做一个纯粹的音乐人,他们来到节目参加比赛。但在进入娱乐圈之后,所有的人都告诉他们,事实不是这样的,现实远没有你们现象中的简单。梦想无法轻而易举地坚持,所有的人都告诉他们名利才是看得见抓得着的东西,但正因为是这样,坚持梦想才变得可贵而必要。陈楚生本人花了七年的时间才把这个问题想明白,是因为他在当年的比赛舞台上,没有人告诉他、提醒他这一些。如果现在真人秀节目中的导师们,可以放低一些姿态,认真地说一些平时心中有、口上无的道理,哪怕只要有一小部分人能听进去,演艺圈会不会变得更好呢?

上一篇 下一篇

网络资源

Copyright © 2006-2014 出奇网 我要出气网
陕ICP备07002205号
Design By 51chuqi.com some rights reserved.